乡关何处

摘抄 | 2022年11月17日 | 浏览:1346

  在凛冽的秋江之涯,大伯无奈地凝望着王冰松的泪眸,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组织身份和使命——这是他不能违拗的使命,当然也是他的宿命了。“人生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”老年的大伯依旧回到这个城市,他无数次要摆渡这条亘古的大江,当年他们如楚囚相拥,作新亭对泣的芦岸,早已变成时光的堤坝,所有的撕心裂肺都被割断在岁月那边,连那个楚楚深情的人儿,也走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 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。他们当年的吻别,在今天的我看来,一定浸透了生离死别的况味。眼中泪心上血,必将在未来的余生淋漓润湿,永远难以洇干。他们身处乱世,命如飘萍,国家的兴亡犹未可知,儿女的聚散则多如云水的离合了。水逝云飞,鸿爪雪泥,浮生的悲欢不由自主,何处敢卜它年的归期和团圆?

三皈依

摘抄 | 2022年11月07日 | 浏览:1282

自皈依佛,当愿众生,体解大道,发无上心。

自皈依法,当愿众生,深入经藏,智慧如海。

自皈依僧,当愿众生,统理大众,一切无碍,和南圣众。

劝世长联

摘抄 | 2022年11月04日 | 浏览:1298

作者:宋湘

上联:今日之东,明日之西,青山迭迭,绿水悠悠。走不尽楚峡秦关,填不满心潭欲壑。力兮项羽,智兮曹操,乌江赤壁空烦恼!忙什么?请君静坐片时,把寸心思前想后,得安闲处且安闲,莫教春秋佳日过。

我在等你

摘抄 | 2022年11月04日 | 浏览:1277

我在等你 (作者:余秋雨)

我藏不住秘密,也藏不住忧伤,

正如我藏不住爱你的喜悦,

藏不住分离时的彷徨。

我就是这样坦然,

你舍得伤,就伤。

疑神疑鬼是个泥坑

摘抄 | 2022年10月29日 | 浏览:3117

  作者:马德

  敏感的人,有时候会刻薄。林黛玉父母双亡,住进贾府,衣食皆需仰人鼻息。寄人篱下的生活,让她没有任何的安全感。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选择尖酸刻薄处世,实际上是用貌似强大来掩饰内心的虚弱。

  人世间,多少仰人鼻息活着的人,他们敏感,脆弱,战战兢兢。也只是因为,他们缺乏安全感。头顶的那些人,要么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上司,要么是雄霸一方的恶势力,要么是可能会为难到自己的权贵,因为被拿捏得太久,早已活到风声鹤唳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有些敏感,太值得怜悯,有些毕恭毕敬,太值得宽恕。

趴满焦急的河床

摘抄 | 2022年10月16日 | 浏览:1455

  作者:刘金国

  那些洪水呢?曾经带着轰轰隆隆地呼啸席卷而来,给乡村和乡村相连的城市带来震撼。如今,奔涌不再,河岸像老妪脸上的皱纹,干涸而沧桑。砂石裸露,青苔漫溯,流淌不再是主题,是回忆,是回忆中的浊泪。

  我曾经不止一次在岸边听涛。杨柳在河的奔走中摇摆。太阳和月亮轮流值班,守望左岸和右岸的浪漫。我快乐地奔跑,倾听河的呼吸,把玩河的风情,领略河的味道。杨柳、沙滩、贝壳,还有浪花,那是河的构件。河用自己的个性展示自己的风流与妩媚,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沉醉。年轻的生命在河的滋润中追赶四季,一天天长大。从来都深信,青春可以老去,河流不会衰老。

<< < 1 2 3 4 > >>
关于网站 | About
  •   徜徉在粤北的天空下,小心翼翼地拾起且行且珍惜的余生,筑一个巢,安放飘忽不定的灵魂。
  •   版权声明:本站“日记、博文”分类的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。“摘抄、笔记”分类内容来自网络,仅作学习、分享,无商业用途,若有损害原作者权益,请邮件告知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•   邮箱:mydes@qq.com
  • 文章 | Article
    控制面板 | Control
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  查看权限
    朋友们 | Frien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