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停驿

摘抄 | 2023年01月19日 | 浏览:52

  小船转过山中弯曲的山路,一片开阔的平川便出现在眼前。抬头看见船帆好似落于树巅,山峰上圆月当空。几家相聚居的人家升起荒野的炊烟,贫瘠的山田,像刀刃一样窄小,挂在高高的山野上。在这弯曲的险滩、狭窄的水道前,我这个漂泊之人正在发愁明早要如何渡过这险阻小道。

江南的绿

摘抄 | 2023年01月18日 | 浏览:61

  走过一些地方的四季,便对各地景色特别是绿有了初线条的印记。北方绿太短,南方绿太长,西方大漠边关的绿又太稀罕。看来看去,还是江南好。白居易的词说绝了,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还有什么话要说?连水都绿如蓝了,念念都美,别说生活在江南。

归来去兮辞

摘抄 | 2023年01月09日 | 浏览:95

  余家贫,耕植不足以自给。幼稚盈室,瓶无储粟,生生所资,未见其术。亲故多劝余为长吏,脱然有怀,求之靡途。会有四方之事,诸侯以惠爱为德,家叔以余贫苦,遂见用于小邑。于时风波未静,心惮远役,彭泽去家百里,公田之利,足以为酒。故便求之。及少日,眷然有归欤之情。何则?质性自然,非矫厉所得。饥冻虽切,违己交病。尝从人事,皆口腹自役。于是怅然慷慨,深愧平生之志。犹望一稔,当敛裳宵逝。寻程氏妹丧于武昌,情在骏奔,自免去职。仲秋至冬,在官八十余日。因事顺心,命篇曰《归去来兮》。乙巳岁十一月也。

天目山中笔记

摘抄 | 2023年01月04日 | 浏览:100

  山中不定是清静。庙宇在参天的大木中间藏着,早晚间有的是风,松有松声,竹有竹韵,鸣的禽,叫的虫子,阁上的大钟,殿上的木鱼,庙身的左边右边都安着接泉水的粗毛竹管,这就是天然的笙箫,时缓时急的参和着天空地上种种的鸣籁。静是不静的;但山中的声响,不论是泥土里的蚯蚓叫或是轿夫们深夜里“唱宝”的异调,自有一种各别处:它来得纯粹,来得清亮,来得透澈,冰水似的沁入你的脾肺;正如你在泉水里洗濯过后觉得清白些,这些山籁,虽则一样是音响,也分明有洗净的功能。

乡关何处

摘抄 | 2022年11月17日 | 浏览:192

  在凛冽的秋江之涯,大伯无奈地凝望着王冰松的泪眸,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组织身份和使命——这是他不能违拗的使命,当然也是他的宿命了。“人生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”老年的大伯依旧回到这个城市,他无数次要摆渡这条亘古的大江,当年他们如楚囚相拥,作新亭对泣的芦岸,早已变成时光的堤坝,所有的撕心裂肺都被割断在岁月那边,连那个楚楚深情的人儿,也走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 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。他们当年的吻别,在今天的我看来,一定浸透了生离死别的况味。眼中泪心上血,必将在未来的余生淋漓润湿,永远难以洇干。他们身处乱世,命如飘萍,国家的兴亡犹未可知,儿女的聚散则多如云水的离合了。水逝云飞,鸿爪雪泥,浮生的悲欢不由自主,何处敢卜它年的归期和团圆?

<< 1 2 3 > >>
关于网站 | About
  •   徜徉在粤北的天空下,小心翼翼地拾起且行且珍惜的余生,筑一个巢,安放飘忽不定的灵魂。
  •   版权声明:本站“博文、日记”分类的文章均属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其他分类内容来自网络,仅作学习、分享,无商业用途,若有损害原作者权益,请邮件告知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•   邮箱:mydes@qq.com
  • 文章 | Article
    控制面板 | Control
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  查看权限
    朋友们 | Frien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