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疙瘩

2019-3-19 / 生活  面疙瘩   / 评论:3

  早晨醒来时闻到从厨房飘来的一阵久违的香味,我踢开被子翻身下床,趿着拖鞋来到厨房张望,果不其然,母亲煮好了早餐——面疙瘩,这是我最喜欢的面食。食物确实是能够调节人类心情的强力催化剂,平日里时常赖床的我一改往日的懒慢,精神气倍增,手脚麻利地收拾好床铺,拉开窗帘,窗外那一夜沙沙作响的雨也忽然变得曼妙多姿。

  就主食而言,南方人吃米饭,北方人吃面食,这是祖辈人一代一代沿袭下来的习惯,究其根源估摸着与南北方气候土壤的差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。众所周知,南方雨水季节长,适合种植水稻,北方则适合种植小麦玉米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日积月累也就形成了南北方迥异的生活习性。北方除了小麦,从电视节目中常看到北方农村的生活场景,院落里堆成小山高的老玉米棒子,颇让人惊讶,就连门前、屋顶也都挂满了玉米棒子,这应该也是北方人的主要食物了。南方也能偶见一些卖玉米窝窝头的店家,来的客人多数是涂个新鲜,长期经营并不是易事,自然也就维持不了多少时日,毕竟饮食习惯有一定的影响作用。

风度书房

2019-3-17 / 生活   / 评论:7

  朋友在微信晒了几张图片,并附带了文字说是陪女儿来看书,我不经意瞥了几眼,被图中呈现的温馨色彩、简朴格调所吸引,貌似在某间书店里拍摄的,别具一番韵味,脑海中却搜寻不到近似的印记,于是在下方留言问询之后,方知这是本市于去年开始创办的全民阅读工程——风度书房。就名称而言,个人还是觉得把“房”字改成“屋”字念得较为顺口。

  记得书屋在装潢期间,每次路过我都会好奇地朝书屋内东瞧瞧、西瞅瞅,起初以为是书店也就并不在意,猜想大致会沿续袭传统模式,不外乎以销售学生的辅导书、工具书、漫画书、文具用品等为主。待书屋正式运营,一种新颖的观念在这个城区上空弥漫开,它竟是一个无偿的开放式书屋,读者凭身份证进入,自由阅读。一直期待与书屋更近距离的接触,却因工作的缘故而无限期延后,有幸第一次走进书屋归功于那天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,没带雨具的后果便是狼狈不堪地四处找避雨的地方,慌乱中不由自主地来到了书屋,迟疑片刻,掏出身份证放置在门前的电子刷卡机上,嘀一声,两扇透亮的玻璃门向左右侧滑动,欣喜不已,在跨进大门那一刻,一种与书屋“邂逅”的莫名情愫在内心荡漾着。我来了,书屋!

三月随想

2019-3-15 / 生活   / 评论:7

  一个人静静地倚靠在木椅上,透过明净的玻璃门,心无旁骛地注视着路上的行人,来去匆匆的身影穿插编织着时间的节奏,从容无序,如若能挣脱维系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欲望,我愿意抛去所有,就这么静静地端详此时的惬意与宁静,直至地老天荒。门外的马路上不时有汽车穿梭掠过,呼啸而去,尾随的机动车声响由近而远,消逝在潮湿的空气里,残留下一丝迷离的幻象,若有若无,似曾相识。

  习惯于南方的气候,春雨绵绵,欢喜抑或忧愁,漫长的雨季仍旧肆无忌惮地侵扰着世间万物,即便知道总会有消停的日子,亦怀揣着不安的期许。的确,物及必反,某些事物的发展趋势若不能适可而止,便歪曲了初衷,变了味,失了心。

六月的雨

2018-6-8 / 生活  六月     / 评论:46

  南方的天气阴晴不定,五月份气温居高不下,炎炎烈日炙烤着大地,俨然煎熬着路上行人的蒸笼,一到六月份便下起了雨,哗啦啦的雨水瞬间熄灭了世间的噪热与烦闷,心情大好。然而,期盼已久的雨越下越来劲,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,已持续了整整一周。六月的雨,是谁在哭泣?

  雨天,道路突然有变宽阔的视觉感,路上除了驶过的机动车,行人寥寥无几,漆黑的油泊路面被雨水洗刷得亮锃锃的,雨水涌集到排水口咕噜咕噜作响,泛着水纹的路面映着街边的景物,城市的角落亦从遗忘中惊醒。于十字路口等候,红绿灯仍旧规律地交替闪烁着,行人与机动车有秩序地行进,少了急促的汽笛声,少了横穿马路的身影,一切皆井然有序。雨天,呈现着世间的宁静,唯有哗啦哗啦的雨声在耳畔作响,宛若一篇乐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