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关何处

摘抄 | 2022年11月17日 | 浏览:192

  作者:野夫

  在凛冽的秋江之涯,大伯无奈地凝望着王冰松的泪眸,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组织身份和使命——这是他不能违拗的使命,当然也是他的宿命了。“人生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”老年的大伯依旧回到这个城市,他无数次要摆渡这条亘古的大江,当年他们如楚囚相拥,作新亭对泣的芦岸,早已变成时光的堤坝,所有的撕心裂肺都被割断在岁月那边,连那个楚楚深情的人儿,也走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 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。他们当年的吻别,在今天的我看来,一定浸透了生离死别的况味。眼中泪心上血,必将在未来的余生淋漓润湿,永远难以洇干。他们身处乱世,命如飘萍,国家的兴亡犹未可知,儿女的聚散则多如云水的离合了。水逝云飞,鸿爪雪泥,浮生的悲欢不由自主,何处敢卜它年的归期和团圆?

  此后他们还能相见吗?他们一直隐忍的狂欢,会在来日渺渺的悲情之中决绝地浮现吗?我在大伯的生年,未敢去残酷地逼问。但是,我只知道他为那夜的离别,等过了他的一生;只为当初那一声然诺,他终身未娶地熬干了他71年的生命。就像那个夜晚的最后分手一样,他在垂老的蓦然重逢之后,再次转身走向了永恒的长夜。

关于网站 | About
  •   徜徉在粤北的天空下,小心翼翼地拾起且行且珍惜的余生,筑一个巢,安放飘忽不定的灵魂。
  •   版权声明:本站“博文、日记”分类的文章均属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其他分类内容来自网络,仅作学习、分享,无商业用途,若有损害原作者权益,请邮件告知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•   邮箱:mydes@qq.com
  • 文章 | Article
    控制面板 | Control
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  查看权限
    朋友们 | Frien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