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的绿

摘抄 | 2023年01月18日 | 浏览:4874

  作者:刘金国

  独一无二。

  走过一些地方的四季,便对各地景色特别是绿有了初线条的印记。北方绿太短,南方绿太长,西方大漠边关的绿又太稀罕。看来看去,还是江南好。白居易的词说绝了,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还有什么话要说?连水都绿如蓝了,念念都美,别说生活在江南。

  江南水乡的绿,春天不媚,夏天不腻,秋天不浅,冬天不薄。你看,春天的绿尽管娇嫩,时而还有花朵点缀,却那么天然清纯,一点也不世俗妖冶;夏天的绿不堆砌,太阳再烈,也无法让枝桠落寞,最擅长用绿叶掩饰,冷不丁,还露出从春天开始孕育的果实;秋天的绿实在,北风再忤逆,也没法褪走那最后绿衬衣,他让每个江南人或异乡人暖和;冬天的绿就更不用说了,尽管草色渐黄,冰雪添堵,绿仍那么任性,顽强地挺立在田园山冈,让你的内心不得不没来由地感动一把或几把。

  说北方绿太短,不是没根据。有一年冬天我在北京学习大约一个星期,乖乖,每天看到的是灰色,灰色的天空,灰色的植被,灰头灰脸的人物,心里就特别慌,天天在电视里找江南,仿佛得了失心疯。好在只有几天,飞机飞回长沙在黄花机场下降后,我站在机场外的草坪上,大口大口呼吸,仿佛呼吸绿。说南方绿太长,一年四季不分明,绿的个性就显不出来。我去过海南,虽然绿得浪漫,但冬天是那样,夏天也是那样,重复累赘,没有江南绿得分明。西方大漠边关的绿太稀罕就不必解释了,开着车在沙漠里,几天几夜看不见一丝绿,你说稀罕不稀罕?说来说去,江南好,绿得生动、个性、婉转,绿得独一无二,好似一伸手,就能掬她入口。

  也怪,我很早就觉着这绿是可以呼吸,甚至可以吃的啦。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才几岁,兄弟姐妹多,那时常常断炊,特别容易闹春荒。母亲就在菜园里种上萝卜、白菜或红薯,冬天或春天我们把它们当作粮食吃。萝卜的叶和根都可以腌成咸菜,萝卜本身可以和在大米中当粮食。白菜也可以制作咸菜,也可当主食。从菜地里砍来,洗后放在白开水中煮,加点盐,一样可以充饥。红薯就别说了,可烧、可炒、可蒸、可煮,还可以制做成点心,红薯粉或片之类的了。凭着这绿色食品,让我们一堆孩子从那个年代走了出来。我多年后工作的环境仍在乡村,能时时看见绿,即便看见田园中的萝卜、白菜、红薯之类小时候吃得腻歪的作物,丝毫不生厌,反而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,工作分外有劲。感谢老天厚爱,继续让我天天尽情地呼吸和吃着这绿了。

  我是真心喜欢这江南的绿。别不信。前不久,我沿长沙到荆州高速公路走了差不多全程,立冬了。绿色还是车窗外视野的主基调,那绿不断线,全然没有文学作品中渲染的秋冬季节的萧条,偶尔从绿中露出红墙碧瓦,分外和谐。我越看越想看,越看越欢喜,越看越感动。恍惚中,我是这绿的主宰,绿向我顶礼膜拜,我在对这绿进行盛大的检阅。彼时,我想,这就是我的幸福生活吗?

  不管了,这江南的绿,宛如柔情女子,我内心里爱是爱了,别逼我说出口。

关于网站 | About
  •   徜徉在粤北的天空下,小心翼翼地拾起且行且珍惜的余生,筑一个巢,安放飘忽不定的灵魂。
  •   版权声明:本站“日记、博文”分类的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。“摘抄、笔记”分类内容来自网络,仅作学习、分享,无商业用途,若有损害原作者权益,请邮件告知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•   邮箱:mydes@qq.com
  • 文章 | Article
    控制面板 | Control
    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      查看权限
    朋友们 | Friends